关于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问题的法规梳理

2019-05-13 11:14:09 76

最高院在4月30日下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9〕14号),将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标的额上限从此前的2亿元提高到50亿元,而诉讼标的额下限依然按照最高院2010年1月下发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0〕5号)[1]执行。考虑到目前知识产权审判专门化、集中化的趋势,各层级法院频繁调整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管辖问题相对其他民事案件更为复杂,笔者根据现行有效的法律文件,对知产民事案件管辖问题作出如下梳理:


专利等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案件


1

专利等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就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等纠纷的管辖和审理工作出台过专门的司法解释或规定,这些特殊类型的知识产权案件技术性较强、审理难度较大,对管辖法院要求较高,其管辖大多也与其他知产案件不同。法发〔2010〕5号文也规定:对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纠纷案件和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纠纷案件以及垄断纠纷案件等特殊类型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确定管辖时还应当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有关上述案件管辖的特别规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法释〔2015〕4号)[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植物新品种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5号)[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涉及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案件审判工作的通知》(法发〔2001〕24号)等文件,这类案件一审原则上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针对专利等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案件,北京、上海、广州设立了知识产权法院,其他地区也开始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或者其他重要城市的中级人民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实行跨区域集中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布的信息,目前有权审理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驰名商标认定以及垄断纠纷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法院包括[4]: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

北京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天津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天津知识产权法庭*

河北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山西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内蒙古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

辽宁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吉林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长春知识产权法庭*

黑龙江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海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江苏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南京知识产权法庭*、苏州知识产权法庭*

浙江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杭州知识产权法庭*、宁波知识产权法庭*

安徽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合肥知识产权法庭*

福建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福州知识产权法庭*

江西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南昌知识产权法庭*

山东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济南知识产权法庭*、青岛知识产权法庭*

河南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郑州知识产权法庭*

湖北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武汉知识产权法庭*

湖南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长沙知识产权法庭*

广东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深圳知识产权法庭*

广西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海南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重庆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四川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成都知识产权法庭*

贵州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云南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西藏

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

陕西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西安知识产权法庭*

甘肃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兰州知识产权法庭*

青海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宁夏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新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乌鲁木齐知识产权法庭*

注释:标注*的知识产权法庭是中级人民法院的内设机构,有权跨行政区域审理专利等技术类案件。


上表所列法院对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驰名商标认定以及垄断纠纷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均有管辖权,但也存在其他中级人民法院经最高院指定获得某一类案件管辖权的情况,如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中级人民法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中级人民法院有权审理各自辖区内的专利案件。不过,这些中级人民法院在这类案件上的管辖权限随知识产权审判专门化、管辖集中化的推进不断调整,而调整信息缺乏权威平台整理并统一发布,以至于难以全部明确,比如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度有权审理各自辖区内植物新品种纠纷,但2019年1月4日兰州知识产权法庭成立后该权限是否还有保留,由于笔者尚未在公开渠道找到最高院关于设立兰州知识产权法庭的批复原文,亦未见相关部门就此出台文件或公开说明。


小插曲之基层法院审理专利案件试点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自2009年以来先后批准一些基层法院试点审理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纠纷民事案件,包括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等。不过,随着知识产权审判专门化、管辖集中化的推进,根据2019年1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8〕22号)[5],上述基层法院已不再受理专利等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案件。


2

专利等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案件上诉管辖


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专利等知识产权案件诉讼程序若干问题的决定》[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不服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垄断第一审民事案件判决、裁定而提起上诉的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审理。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规定不包括外观设计专利,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专利等知识产权案件诉讼程序若干问题的决定》答记者问时指出:外观设计专利的技术性不如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那么强,对有关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所作外观设计专利民事一审裁判提起上诉的案件,仍由一审法院所在地的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


1

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级别管辖与标的额限制


除前述专利等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案件外的其他商标(非驰名商标)、著作权、不正当竞争、技术合同或者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即这里说的一般知识产权案件。在新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今年5月1日)生效前,这类案件的管辖总体上遵从最高院法发〔2010〕5号文的规定,即: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在2亿元以上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以及诉讼标的额在1亿元以上且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其辖区或者涉外、涉港澳台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前述标准以下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除应当由经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具有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以外,均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关于基层法院管辖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之标的额上限,最高院法发〔2010〕5号文第三条规定:经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具有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可以管辖诉讼标的额在500万元以下的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以及诉讼标的额在500万元以上1000万元以下且当事人住所地均在其所属高级或中级人民法院辖区的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具体标准由有关高级人民法院自行确定并报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而新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9〕14号)规定,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的诉讼标的额上限原则上为50亿元(人民币),知产产权案件、海事海商案件、涉外民事案件的级别管辖也执行上述标准。


因此,除北京、上海、广州外,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级别管辖与诉讼标的额大概有如下对应关系:


管辖法院级别

当事人均在上级法院辖区

一方当事人不在上级法院辖区

高级人民法院

50亿元以上

中级人民法院

1000万元(上限,各地标准不一)~50亿元

500万元(上限,各地标准不一)~50亿元

基层法院

1000万元(上限,各地标准不一)以下

500万元(上限,各地标准不一)以下


对于已经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三地,根据2015年1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等有关问题的通知》(法〔2014〕338号)[7],基层法院受理一审案件在诉讼标的额上不受上述条文的限制。


至于有管辖权的基层法院及其具体的管辖范围,最高院在下发法发〔2010〕5号文的同时也印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0〕6号)[8],以列表形式确定了一批基层法院及其具体受案范围。但由于近年来各地高院对基层法院在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权上做了大量调整,增加了大批有管辖权的基层法院,且缺乏权威的机构对调整信息进行整理,具体的法院清单已难以确定,仅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知识产权民事案件较为集中的区域进行了梳理。


2

北上广深各级法院的具体管辖范围


(1)北京地区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北京市基层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调整的规定》[9]、《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8〕16号)[10]的相关内容,北京地区法院关于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管辖范围及区域情况如下:


管辖法院

管辖范围及区域

北市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北京互联网法院

北京市辖区内的(1)在互联网上首次发表作品的著作权或者邻接权权属纠纷;(2)在互联网上侵害在线发表或者传播作品的著作权或者邻接权而产生的纠纷;(3)互联网域名权属、侵权及合同纠纷;

东城区人民法院

东城区、通州区、顺义区、怀柔区、平谷区、密云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西城区人民法院

西城区、大兴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朝阳区人民法院

朝阳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海淀区人民法院

海淀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丰台区人民法院

丰台区、房山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石景山区、门头沟区、昌平区、延庆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北京高院于2017年11月02日作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本市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对基层法院受理一审案件的诉讼标的额做了规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在1亿元以下且当事人住所地均在本市的,以及诉讼标的额在5000万元以下且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本市或者涉外、涉港澳台的著作权、商标、技术合同、不正当竞争、特许经营合同等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因此,经最高院最新发文作出的相关调整,北京法院审理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时不同诉讼标的额对应的管辖级别如下:


标的额(人民币元)

管辖法院

当事人住所地均在本市辖区

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本市辖区

案件涉外或涉港澳台

50亿以上(包括50亿)

高级人民法院

高级人民法院

高级人民法院

1亿以上50亿以下

知识产权法院

知识产权法院

知识产权法院

5000万以上1亿以下

基层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法院

知识产权法院

5000万以下

基层人民法院

基层人民法院

基层人民法院


(2)上海地区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基层法院知识产权案件、行政案件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集中管辖的公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本市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11]的相关内容,上海市各法院关于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管辖范围及区域情况如下:


管辖法院

管辖区域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浦东新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徐汇区人民法院

徐汇区、松江区、金山区闵行区、奉贤区、长宁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杨浦区人民法院

杨浦区、虹口区、黄浦区、宝山区、崇明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普陀区人民法院

普陀区、静安区、嘉定区、青浦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上海高院发布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本市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仅重申了最高院法〔2014〕338号文关于基层法院受理一审案件不受标的额限制的规定,未就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级别管辖的具体分工标准予以明确。因此,关于最高院法〔2014〕338号文所称的“不受诉讼标的额限制”,究竟是指完全不受诉讼标的额限制,还是仅不受最高院法发〔2010〕5号文第三条中“500万元以下的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以及诉讼标的额在500万元以上1000万元以下且当事人住所地均在其所属高级或中级人民法院辖区的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之限制,而其他规定对基层法院限制——如所属中级法院受理案件标的额上限、基层法院审理涉外案件标的额上限等对于基层法院依然有效,实践中存在理解上的分歧。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根据2019年5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9〕14号)第四条 “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级别管辖标准按照本通知执行”以及第五条“以前发布的关于第一审民事案件级别管辖标准的规定与本通知不一致的不再适用”的规定,设立知识产权法院地区的基层法院受理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应当受到50亿元标的额上限的限制。因此,根据最高院最新发文作出的调整,上海法院审理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时不同诉讼标的额对应的管辖级别如下:


管辖法院

标的额(人民币)

高级人民法院

50亿元以上(包括50亿元)

基层法院

50亿元以下


当然,50亿元只是基层法院审理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理论上的标的额上限,笔者理解,实践中标的额不及50亿元的案件往往也会被知识产权法院以重大影响为由提级管辖,但具体的标准尚未明确。


(3)广州地区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由于广东省高院并未在知识产权法院设立后对基层法院的管辖范围发文予以调整或明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指定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等8个基层法院审理部分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批复》(法〔2012〕154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调整广东基层法院管辖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标准的批复》(法〔2013〕185号)[12]的相关规定,在知识产权法院设立前,广州地区依最高院下发的法发〔2010〕5号文报批的具有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权的基层法院包括:越秀区人民法院、海珠区人民法院、天河区人民法院、白云区人民法院、萝岗区人民法院、南沙区人民法院。2014年萝岗区被撤销,萝岗区人民法院并入黄浦区人民法院,因此,广州市各法院关于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管辖范围及区域情况如下


管辖法院

管辖范围及区域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广州互联网法院

广东省辖区内的(1)在互联网上首次发表作品的著作权或者邻接权权属纠纷;(2)在互联网上侵害在线发表或者传播作品的著作权或者邻接权而产生的纠纷;(3)互联网域名权属、侵权及合同纠纷;

越秀区人民法院

越秀区及从化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海珠区人民法院

海珠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天河区人民法院

天河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白云区人民法院

白云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黄埔区人民法院

黄埔区及增城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南沙区人民法院

南沙区及番禺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荔湾区人民法院

荔湾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花都区人民法院

花都区内其他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广东省高院并未在知识产权法院设立后对基层法院的管辖范围发文予以调整或明确,该地区法院审理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时不同诉讼标的额对应的管辖级别应与上海相同,这里就不再赘述。


(4)深圳地区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深圳地区的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管辖问题未受知识产权法院的影响,除最高院最新发文作出的调整外,其余部分依然执行最高院法发〔2010〕5号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指定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珠海横琴新区人民法院管辖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批复》(法〔2016〕196号)[1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调整广东基层法院管辖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标准的批复》(法〔2013〕185号),深圳地区法院关于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管辖范围及区域情况如下:


管辖法院

管辖范围及区域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罗湖区人民法院

罗湖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

前海合作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福田区人民法院

福田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南山区人民法院

南山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盐田区人民法院

盐田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龙岗区人民法院

龙岗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宝安区人民法院

宝安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坪山区、龙华区、光明区内一般知识产权纠纷


因此,根据最高院最新发文作出的调整,深圳地区法院审理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时不同诉讼标的额对应的管辖级别如下:


标的额(人民币元)

管辖法院

当事人住所地均在本市辖区

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本市辖区

50亿以上(包括50亿)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1000万以上50亿以下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

有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500万以下

有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有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5)上诉管辖


关于北京、上海、广州三地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上诉管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法释〔2014〕12号)[14]相关规定,当事人对知识产权法院所在市的基层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审著作权、商标、技术合同、不正当竞争等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提起上诉,由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对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提起上诉,由知识产权法院所在地的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审理。深圳地区关于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上诉管辖没有特殊规定,依《民事诉讼法》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诉即可。


3

其他地区的跨区域集中审理


专利等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案件由于有管辖权的法院数量较少,实行跨行政区划集中审理实为理所当然。不过,目前很多地方对于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也开始实施跨区域集中审理,使管辖问题变得更为复杂。作为例子,简要梳理了浙江和江苏的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1) 浙江地区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杭州市、宁波市、合肥市、福州市、济南市、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设专门审判机构并跨区域管辖部分知识产权案件的批复》,浙江杭州市、嘉兴市、湖州市、金华市、衢州市、丽水市辖区内诉讼标的额800万元以上的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宁波市、温州市、绍兴市、台州市、舟山市辖区内诉讼标的额800万元以上的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由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中管辖,结合最高院法发〔2010〕5号文的相关规定,浙江地区法院审理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时不同诉讼标的额对应的管辖级别如下:


标的额(人民币元)

管辖法院

当事人住所地均在本市辖区

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本市辖区

50亿以上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800万以上50亿以下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500万以上800万以下

有管辖权基层人民法院/当地中级人民法院

当地中级人民法院

500万以下

有管辖权基层人民法院/当地中级人民法院

有管辖权基层人民法院/当地中级人民法院


(2) 江苏地区一般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


与浙江类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南京市、苏州市、武汉市、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设专门审判机构并跨区域管辖部分知识产权案件的批复》,南京市、镇江市、扬州市、泰州市、盐城市、淮安市、宿迁市、徐州市、连云港市辖区内讼标的额300万元以上的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由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苏州市、无锡市、常州市、南通市辖区内诉讼标的额300万元以上的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由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中管辖。但与浙江不同的是,江苏地区指定的有管辖权基层法院对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管辖的标的额不尽相同,。因此,上述地区法院审理第一审一般知识产权案件时不同诉讼标的额对应的管辖级别如下:


标的额(人民币元)

管辖法院

当事人住所地均在本市辖区

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本市辖区

50亿以上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300万以上50亿以下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万/100万元以上300万以下

有管辖权基层人民法院

当地中级人民法院

200万/100万元以下

有管辖权基层人民法院/当地中级人民法院

有管辖权基层人民法院/当地中级人民法院


小结


以上表格和内容基于目前的公开信息和笔者个人的理解制作编写,瑕疵和其他未尽考量之处难以避免。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众多规定自身还有很多难以梳理的混乱之处,比如前面提到最高院法〔2014〕338号文所称的“不受诉讼标的额限制”究竟作何解释等。知识产民事案件管辖问题不够清晰,与目前知识产权案件审判改革仍在推进有关,但改革者似乎更应注意处理好特殊案件审判专门化、管辖集中化与普通案件审判权力下放这两个改革方向之间的关系,并改善如管辖等当事人有必要了解的信息或文件的公开情况,避免在知识产权审判领域出现相关规定过于混乱、当事人不清楚何处起诉、管辖权异议泛滥的局面。


注释

[1]https://www.gdcourts.gov.cn/web/content/36734-?lmdm=10877

[2]https://www.chinacourt.org/law/detail/2015/01/id/148090.shtml

[3]https://www.chinacourt.org/law/detail/2001/02/id/39722.shtml

[4]https://ipc.court.gov.cn/zh-cn/news/more-2-10.html

[5]https://www.chinacourt.org/law/detail/2018/12/id/149825.shtml

[6]https://www.npc.gov.cn/npc/xinwen/2018-10/26/content_2064473.htm?from=timeline

[7]https://jszx.court.gov.cn/main/executelaws/6137.jhtml

[8]https://www.gdcourts.gov.cn/web/content/36735-?lmdm=10746

[9]https://bjgy.chinacourt.gov.cn/article/detail/2015/12/id/1770294.shtml

[10]https://splcgk.court.gov.cn/gzfwww/sfjs/details?id=ff808081635e1e190165d117a4bb24ae

[11]https://shfy.chinacourt.gov.cn/article/detail/2016/02/id/1809069.shtml

[12]https://www.gdcourts.gov.cn/web/content/36736-?lmdm=10877

[13]https://sztqb.sznews.com/html/2016-07/29/content_3581988.htm

[14]https://mdjdn.hljcourt.gov.cn/public/detail.php?id=769